Monday, 26 July 2021

政府引进批判“白人特权”项目培训教育部职员 花纳税人$67万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说:“负责制定学校政策的教育部工作人员正在接受批判白人特权的教育,他们被告知”内疚和羞耻感’是对所谓‘白人特权’的自然反应,这完全不合适。”

他说:“行动党曾经披露有孩子们在学校接受有关批判‘白人特权’的教育,但现在,行动党发现有超过一半的教育部工作人员也在接受这方面的教育。”

行动党经国会书面查询发现,自2018年以来,教育部的 4,000 名工作人员中已有 2,516 人参加了“关于种族的勇敢对话 (Courageous Conversations about Race)课程;而“白人特权”是这个培训课程的一部分。该课程教育人们说,“内疚和耻辱感”是对“白人特权”的自然反应。

David Seymour说, 教育部为此花费了纳税人 $670,000 纽元。

而教育部长Chris Hipkins在一份“情况说明书”中表示,白人特权不仅存在于新西兰的殖民历史中,也存在于当下,并继续对新西兰社会和系统产生影响。

为教育部提供《关于种族的勇敢对话》期培训的是一家美国公司在新西兰的分支机构,该培训项目的执行董事Matthew Farry在给教育部长Chris Hipkins的电子邮件中说,他在知道行动党对这个教育项目的关注后,删除了公司网站上的一些资料。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 指这是“带有政治意味的掩盖。“

“几个世纪以来,新西兰一直都在试图摆脱这种造成社会分裂的态度,但这种分裂态度普遍存在于政府所做的一切。

Seymour说,“我们确实需展开勇敢对话,就如何重视每个新西兰人的共同尊严展开勇敢对话。”

行动党永远不会接受政府通过社会工程像摆布棋子一样摆布新西兰人。

行动党教育事务发言人Chris Baillie

行动党教育事务发言人Chris Baillie说,“批判性种族理论”是美国人发明的教育项目,它要求人们站起来列举自己享有的特权。他呼吁那些被迫参加批判白人特权培训课程并对此感到不适的教师和教育部官员拒绝参加。

Chris Baillie说,《新西兰权利法案》(The New Zealand Bill of Rights)规定:“每个人都有思想自由、宗教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权利,包括在不受干涉的情况下采纳别人意见和坚持自己意见的权利。”

“教育部长Chris Hipkins需要告诉公务员这些“勇敢对话”再教育课程是不是强制性的。

Chris Baillie说,人们必须有权拒绝参加这一项目并不会遭受任何后果。

Chris Baillie指出,工党政府在重视从美国引入批判白人特权的 “知识时尚”到新西兰的同时,新西兰学生的出勤率和学习成绩直线下降。

他说,这一下降不可能是种族主义引发的,除非政府相信在自己的管理下,新西兰的种族主义在增加。

Chris Baillie说,行动党也听说孩子们在学校被要求承认自己的 “白人特权” ,行动党很担心孩子们可能因为其种族而受到老师的不同对待。

“所有的新西兰人都应被平等对待,不能因为他们的祖辈是谁而制造分裂。”

 Chris Baillie指出,教育部长应该说清楚搞批判 “白人特权”教育究竟是要达到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