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今天照常提升官方现金利率 (OCR),唯一的问题是,塔斯曼海峡那端的商业情况好得多,”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说。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本周决定停止提升 OCR,他们的利率稳定在 3.6。相比之下,新西兰的利率已经增加到5.25。

“澳大利亚似乎正控制住局势,他们已停止加息,那里的平均浮动利率为 6.09%。在新西兰,浮动利率约为 8%,且没有很快下降的迹象。

“超过一半向银行借钱偿还房贷的人士今年需要重新安排房贷。那些在 2021 年 4 月固定两年利率的人士今年需要再固定两年利率,他们每周将多支付318纽元。 在奥克兰,有些人可能每周需要多支付399纽元。

“房贷只是即将到来的经济阵痛的一个方面。如果储备银行继续加息,接下来就会出现失业问题,目前失业人数已经在增加。上周 ,FM电台、Sky电视、Xero公司都裁掉了数百名员工,储备银行预计未来两年还会有 66,000 人失业。

“虽然我确定杰辛达·阿登 (Jacinda Ardern)不会在她的国会告别辞中提及这些,但这是她政治遗产的一部分。将一个岛国与 COVID 隔离可能为她赢得了全球喝彩,并推迟了疫情在新西兰的爆发,但由于COVID疫情应对是由廉价信贷和浪费性支出所推动,新西兰人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面对其后果,会长期感受商品和服务价格的攀升、房贷还款压力,同时还要面对缺少经济繁荣和工资增长的困局。

“政府对经济的管理不善只会进一步加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差距,难怪成千上万的一线工作人员为了较低的利率和较高的工资离开新西兰奔赴澳大利亚。

“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 有责任缩减政府开支,否则新西兰人将继续承受物价上涨的冲击。Robertson 部长需要为储备银行提供救命稻草,央行行长经常说‘货币政策需要朋友’。

“不过,央行行长Adrian Orr面临着一个不可能的选择。他要么提高 OCR,让借钱还房贷人士的生活更加艰难;要么踩下刹车,但通胀会持续更长时间。无论做哪种选择,新西兰人都会受损,直到政府能够削减浪费性支出为止。

“行动党的替代预算显示了如何在不触及任何一线服务的情况下把开支减少 72 亿纽元,这可以通过停止企业福利和将官僚人数减少到工党接手执政时的47,000人以及其他措施来实现。我们需要这样的措施以减少新西兰家庭所承受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