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试图通过指责‘新自由主义和白人至上’来解释罪犯的行为,此举一定会惹来犯罪分子的嘲笑,"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说。

“犯罪已经失控,犯罪分子知道工党和警察部长Poto Williams更专注于身份政治,而不是抓坏人。

“上周,Poto Williams对一份警方报告表示赞赏,该报告称‘帝国主义在司法系统中灌输了欧洲中心主义、新自由主义和白人至上的遗产。请问这份报告是否研究了如何减少我们社区中的受害者人数?”

“ Poto Williams 还支持一位警察专员的说法,指“警察因追捕疑犯导致 60 人死亡”。一线警察对此说法感到愤怒,他们表示加入警界是为了追捕罪犯,而不是让其逃脱。

“工党也监管 Te Pae Oranga 计划的实施,该计划允许违法者免于被起诉,认为这会加强政府对“毛利王室关系的承诺”;请问工党何时会加强对犯罪受害者的承诺?

“更糟糕的是,面临新西兰的犯罪浪潮,工党却要废除三振法;三振法原本会阻止最严重的性犯罪和暴力罪犯进入我们的社区。工党废除三振法是在传递什么讯息?

“警察部长和工党政府不是积极抓捕罪犯让我们的社区更安全,而是专注于搞身份政治,并迎合边缘左翼团体。

“警察部长不满民众批评她对犯罪态度软弱,但她不该对批评感到生气,而应努力解决大多数新西兰人都关注的社区安全问题。

“政府需要为所有的新西兰人施政,尤其是那些犯罪受害者;新西兰人值得享有更安全的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