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对政府内阁进行了大改组,但政府的根本问题在于缺乏人才和良好的政策,”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说。

“可悲的是,这次内阁重组表明政府没有意识到存在的问题,也没有任何扭转局面的强烈愿望。”

David Seymour说:“行动党欢迎Poto Williams 卸任警察部长,但是选择教育部长Chris Hipkins接任警察部长显示工党核心小组缺乏人才。这是Hipkins第二次取代下台部长留下的空缺,上一次是接替被赶下台的前卫生部长David Clark, 现在接替的是警察部长Poto Williams。

“政府没有其他人可以接替空缺,只有一个超级替补Chris Hipkins。

“Nanaia Mahuta 的外交部长职务得以保留显示工党政府缺乏领导力。Mahuta显然把精力用在她那不受欢迎和反民主的三水(饮用水、雨水和废水)改革计划,她无法专注于新西兰在急剧变化的国际地缘政治环境中应起的作用。总理应该让外长腾出时间来处理国际事务以表明她对新西兰国际声誉的重视,总理本人则应倾听那些大力反对三水改革的人士们的意见。

“总理任命的六名新部长都拒绝接受采访。这些新部长不能再像他们的前任那样犯错了。

“一如既往,行动党能向这些新部长提供一些有用的建议。

“说到新任警察部长Chris Hipkins,他需要了解‘青少年援助项目 / Youth Aid’(帮助犯罪青少年或是处于犯罪边缘青少年减少犯罪)的状况,特别是需要评估去年将这一项目的预算减少 1000 万纽元、同时将参与该项目的资格年龄提高到18 岁所造成的影响和后果;另外,也需要说明在 COVID 期间,一共举行了多少场预防青少年犯罪的家庭小组会议,与往年相比有什么不同。

“此外在过去两年,由于政府让警察守卫集中隔离点(MIQ) 和奥克兰地区与外地的交界处,造成青少年犯罪被忽视,导致现在几乎每个街区的店面夜间都会遭到劫掠。警察部长需要处理好青少年犯罪问题。

“Kiri Allan作为新任司法部长,现在有机会废除制造分裂的仇恨言论法并恢复三振法。

“上周,总理告诉议会说,政府正在制定刑事收益(追回)法 ,现在正在继续研究这方面的一些细节以及其他措施。可就在上个月,工党投票反对行动党提出的刑事收益(追回)修正案。

“谈到帮派问题,我们需要打到他们的痛处 – 他们的荷包,需要设定警方扣押帮派分子资产的新门槛。新任司法部长Kiri Allen需要说明政府何时能将立法提交给议会。

“移民部长Kris Faafoi 终于被解除了部长职务,希望新任移民部长Michael Wood能以某种方式修复前任部长留下的问题成堆的移民部门的烂摊子。

“Michael Wood 应该在今天就重新开放所有类型的移民申请,并需要为处理这些申请所需要的时间设定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他的口头禅应该是‘新西兰移民局现在处于人才争夺战的前沿!’

“新任 COVID-19 应对部长 Ayesha Verrall 需说明 COVID-19 应对的实际目标是什么,是为了减少病例、减缓传播还是让医院免于人满为患、减少死亡?不清楚为什么我们现在还需要这样一个部长职务。

“政府要求进入新西兰的人出发前进行检测有什么意义?减少病例数是不是仍旧是我们的目标?如果不是,就应当立即取消这一规定。

“新任广播部长Willie Jackson需要确保处理好利益冲突,因为他自己拥有一个广播电台。

我们很愿意向Willie Jackson提供建议,但这很难;很难想象他是一位能落实公司合并这种复杂任务的人。我们只能祝新西兰电台(RNZ )和新西兰电视台( TVNZ)所有 员工好运。”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说:“那些依靠工作来支付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的工薪人士需要希望,本届政府没有给他们希望。在工党领导下,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工资中位数的差距扩大到 6,600 纽元,政府似乎拿不出改善策略。

“这次内阁改组相当于工党照常营业,不幸的是,这意味着不少新西兰人会离开新西兰,把自己的业务转到国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