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0日,行动党宣布了进入下届政府执政头 100 天的工作计划。

“任何新政府都需要说出自己的想法,并用实际行动来落实这些想法,“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说。

“我们没理由在击败工党后继续推行其政策,工党的那些馊主意需要被淘汰,选民应该知道哪些政策会随着工党的下台而消逝。

“新西兰是发达国家中海外侨民最多的国家之一,生产力的低下使得新西兰第一世界的地位岌岌可危。

“国家党曾经有五次在工党下台后执掌政府,但工党的政策在五次政权变更后依然存活,为国家党政府所用。正是因为国家党的这种轻易选择,才导致新西兰现今的状态。

“明年是大选年,很可能出现第六个循环。人们经常问我们的问题是,你们真能扭转常规吗?扪心自问,我们能打破这个循环吗?答案很简单,如果你在议会有61个席位,超过半数议席,你就可以做任何事情,但前提是需要两个有政治勇气的政党。

“行动党经常谈及那些能让新西兰富有活力的想法;我们可以选择成为一个低税收、高增长的自由民主国家,但实际情况是,我们是一个高税收、低增长的民族主义国家。这无助于生产力的提高,也无助于减少新西兰人流向海外。

“行动党的发布的真正变革预算是新西兰所需的最新的政策范例。行动党已经拟定了一份逆转清单,我们准备在进入政府后的100天内,竭力扭转或废除工党政府制定的一些不良政策。

“在一些复杂的领域,如在枪支监管方面,则需要制定全新的枪支法案。

“随着工党在政策方面继续对新西兰带来损害,行动党的政策逆转清单还会增加。

“这也是为何我们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行动党来确保国家进行真正的改变。

“行动党有望在下届政府中发挥强大作用,我们不会允许国家党像过去那样消极懒惰拿着工党的政策用;国家党需要学习如何同比过去更强大的执政伙伴合作治国。

行动党进入下届政府的头100 天里,我们将做以下政策方面的改变:

  • 废除三水(饮用水、雨水和废水)改革,将水资产的控制权归交还给地方政府。
  • 废除毛利卫生局。
  • 废除对《储备银行法》所作的修改:因为修改后的法律给储备银行两个目标 - 稳定价格和就业,却只给其一种工具 – 官方现金利率;这不合逻辑,且导致通货膨胀。
  • 取消 39% 的个人所得税税率,将税收体系简化为两个税率,如行动党在“真正的改革预算“中所提出的那样。
  • 停止发放公益新闻基金。两年内发放 5500 万纽元,不足以给媒体所需的帮助, 也不足以像某些人以为的那样会阻碍媒体发展,但却足以破坏人们对机构的信心和信任。
  • 废除零碳法案及对皮卡等高排放车的收费和对特斯拉车主的补贴。
  • 恢复将房贷利息与房租收入相抵扣的做法,废除明线测试,取消工党政府对《住宅租赁法》所做的相关变化。
  • 恢复 90 天用工试用期。
  • 恢复针对多次暴力犯罪、恶性犯罪的《三振法》。
  • 恢复特许学校。特许学校是私人(机构)拥有、政府全面出资的一种合作办学形式,针对的是有特殊需要、难以适应公立学校教学体系的学生,学校可制定自己的教学模式。
  • 推翻工党政府设置的禁止勘探油气田的禁令。
  • 取消所谓的公平薪酬协议(Fair Pay Agreements,该协议允许工会就各行业的最低工资和工作条件与雇主谈判)。
  • 取消仇恨言论法(如果在明年大选前被引入国会)。
  • 取消对活体动物出口禁令的修改。
  • 取消有关Crown Pastoral Lease的改革,因其违反财产权。
  • 取消同儿童福祉有关的一项条款 – 毛利孩子与毛利部落在一起比其他任何事情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