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删除 《2002 年量刑法》的部分条文,我们可以使我们的国家更安全,并确保对犯罪有恰当的量刑。

“行动党提议取消 《2002年量刑法》的第 26(2)(a) 条和第 27 条,因为这些条文允许犯罪分子利用文化背景报告来使得自己的刑期被缩短,” 行动党领袖 David Seymour 说。

这些文化背景报告导致一些最顽固的罪犯刑期大幅减少;因为聚焦罪犯的文化背景,我们的司法系统未能适当承认和保护受害者的权益。

“《量刑法》第 26(2)(a) 条规定,‘量刑前报告可能包括罪犯的个人、家庭、社区和文化背景以及社会环境的信息。‘

”27(1)(a) 条赋予罪犯让法庭听取证人讲述其背景、包括文化背景的权利。新西兰没有接受暴力的文化,没有任何犯罪可以用文化背景做借口逃避惩罚,这些法律条文应该被取消。

“据Stuff 网站报告,在上一个财政年度,为罪犯做文化背景报告的成本几乎翻了一番。在 2021 年 7 月 1 日至 2022 年 6 月 30 日期间,一共通过委托方式做了 2,328 份文化报告,国家为此支付了 591万纽元。

“几个月前,一名男子将一名孕妇打到昏迷不醒,并因此受到指控。量刑前的文化报告发现该男子对自己的家族关系缺乏了解,因为没人向他适当介绍这些。他因此只被判处软禁在家,而被他殴打的女子正怀着他第十七个孩子。

“在 2021 年,一名殴打前伴侣、掐其喉咙、并连续数月威胁要杀死对方的男子因为文化背景报告而减少了 10%的刑期,尽管法官将这份文化报告描述为’价值有限,因为报告主要来自他人观察。’

“就在9月18日,因毒品犯罪而被判刑的两名Mongrel Mob帮派成员居然获30%的减刑,因其文化报告讲述了他们的成长环境。这样的判决,让无数因为他们生产和分发的冰毒而被毁掉一生的受害人如何接受?

”他们说正义是盲目的,但在新西兰,那些在不良环境中长大的罪犯似乎可以得到大幅减刑。 行动党说,我们要聚焦在受害人身上。

“我们也需要问自己,这笔用在文化报告的费用是不是最好花在处理犯罪问题的顾问身上,或是用于囚犯的改造项目和给受害人提供支持上 。

“只有在新西兰,才会有政府认为减少监狱人口比保障人们的安全更重要。

“通过删除 《2002 年量刑法》的部分条文,我们可以使我们的国家更安全,并确保对犯罪有合理的量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