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8 January 2021

政府需说明为何新西兰疫苗注射时间落后于澳洲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近日指出,阿登总理和COVID-19应对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须要明确说明新西兰何时批准使用疫苗,疫苗何时到达新西兰以及新西兰人何时可以接种疫苗。

David Seymour说,过去几天Northland出现的疫情事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凸显为什么要对一线疫情应对人员以及所有其他新西兰人尽快接种疫苗的重要性。

政府说新西兰的疫苗接种时间“与澳大利亚保持同步”,但事实证明这个说法靠不住。

1月25日,传来了澳大利亚的医疗监管机构批准辉瑞Covid-19疫苗在澳大利亚使用,澳大利亚人有望在2月份就开始接种疫苗。

而我们的政府表现出的却是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各自的疫苗接种时间表茫然不知。辉瑞澳大利亚公司首席执行官安妮·哈里斯(Anne Harris)在接受澳洲广播官司的采访时明确表示,辉瑞即将按计划向澳大利亚运送第一批疫苗。她说,辉瑞对澳大利亚的疫苗供应“在按计划进行,将在2月份提供首批疫苗。”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表示,既然政府说新西兰接种疫苗与澳洲同步,新西兰人能在2月接种疫苗吗?政府部长们需要告知新西兰人,为什么我们接种疫苗的时间安排在4月,落在澳大利亚后面?

在要求解释清楚为什么新西兰同澳大利注册疫苗时间有差距的压力下,阿登总理仍旧坚持两国没有什么差距的说法。

在被《新西兰先驱报》问道她为何坚持这一立场时,阿登总理对澳大利亚注射疫苗的时间表表示了怀疑。

她说,澳大利亚没有收到疫苗,新西兰也没有,看不出我们收到疫苗的时间会同澳大利亚有差距。

 

 

根据彭博社的报道,全球“已有56个国家/地区开始接种疫苗,平均每天接种338万剂。”

日渐清楚的是,政府虽然说新西兰会在世界打疫苗的国家中排在前列,但实际上我们落到了后面。新西兰一早就签署了订购疫苗的协议,但政府显然在争取疫苗早日发送到新西兰同供货商的谈判上表现不力。

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COVID-19应对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承认,政府没有为疫情应对一线员工寻求从辉瑞公司得到早于计划安排的疫苗,而是向世界卫生组织寻求COVAX疫苗,世卫组织这个COVAX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旨在向中低收入国家提供新冠疫苗。

政府此举肯定会让一线疫情应对工作人员不开心,因为新西兰不是中低收入国家,我们是国际经合组织37个成员国之一

彭博社的数据表明,新西兰所预定的疫苗数量相对人口数量而言,在全世界名列第三,仅排在加拿大和英国之后,覆盖面达到246.8%,足以给全国所有人打两次疫苗都不止。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指出,新西兰的问题在于政府的谈判能力太弱,我们签订了购买大量疫苗的协议,但我们在发达国家的等待疫苗发送名单中却排到4月,这无疑是让政府尴尬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