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5 November 2020

若涨时薪能繁荣经济,为何不升到每小时50纽元?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表示:“如果提升最低工资不会减少工作机会、如果通过立法可以实现国家繁荣,那么左翼组织就应将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到每小时22.10纽元以上。”

海伦·克拉克基金会(Helen Clark Foundation)和新西兰经济研究所发布的最新报告呼吁增加最低小时工资,称这将提高生产率并创造更具包容性的经济。

工党和海伦·克拉克基金会声称提高最低工资是没有成本的,还认为通过制定新法律能提高生产率和发展经济。 果真如此的话,为何不将最低时薪提升到50纽元呢?

David Seymour说:“无论是基本经济理论还是实际经验都清楚证明了这一点,即较高的最低工资会导致工作机会的减少。”

政府商业、创新和就业部给政府的建议是,推行生活工资(living wages)将减少30,000个工作岗位。

政府财政部也表示,提高最低工资不会提高生产力、不会提升体工资水平也不会创造就业机会;而且,会损害新西兰的国际竞争力。

最低工资不可能成为生产力增长或工资逐步变化的驱动因素。

在极少数情况下,提高最低工资所造成的就业损失能被就业收益所抵消,因为最低工资收入者将其收入的很大一部分用于消费从而使得消费需求增加。但要做到这一点,消费者的消费需求需要极大地提高,这在新西兰不太可能实现。

提高最低工资并不能有效地提高整体工资水平,反而会增加整体劳动力成本,这会降低新西兰的国际竞争力。


David Seymour指出: “工党和海伦·克拉克基金会必须面对的现实是,企业由于不堪劳动成本的增加而选择实行自动化或是缩小企业规模,这毫无疑问会减少就业机会。”


目前,新西兰的经济仍处于衰退中,上个季度全国有37,000人失业。

今年4月初,在经济步入衰退退、企业因为疫情而陷入停滞的当儿,政府将最低工资 提升到 $18.90 。

明年再次提高最低工资,是经济破坏行为。新西兰的中小企业将无法承受工党所施加的持续不断的劳动成本的增长。

行动党核心层有七位在进入国会前都是小企业主,行动党非常了解新西兰雇主所面临的挣扎。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表示:“行动党的政策是将在12个月内将GST(商品和服务税)削减至10%,并暂停最低工资增长,以刺激消费并为企业主提供喘息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