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4 February 2022

行动党:是时候终止MIQ了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说,Jacinda Ardern与其向每一位返国的新西兰人发欢迎包(装有三个快速抗原测试盒和一些信息资料), 不如取消为返国人员设立的集中隔离设施(MIQ) ,并向所有旅行者开放边境。

2月24日本周四,新西兰公布了6137个新增社区感染病例,其中只有8例是在入境乘客检测出的。

Ardern说,边境将对在澳洲的新西兰人开放,如果他们能够自我隔离7天。她应该为此话道歉,因为7天的隔离时间太长了,没有必要保留这个限制。

许多海外新西兰人返国心切,却因预定不上集中隔离设施的房间而备受折磨。与此同时,本国单日社区传染病例数激增,已超过了6000大关。这种情况下,让返国的Kiwi们苦等MIQ房间没有任何理由。

疫情爆发之前,每天大约有两万人入境新西兰,占新西兰人口的0.4%。如果入境者感染奥密克戎的比例同新西兰人一样,那么每天新西兰新增感染病例的数量应该是额外增加0.4%。我们持续关闭边境,以减少每日感染病例,但实质上减少的病例数量非常小。

生病的人不大会出门旅行,大部分旅行者都不大可能是需要入院治疗的病人,开放边境对本国医院和ICU承受力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现在,很多人因为感染奥密克戎病毒在家隔离,但海外新西兰人、外籍劳工、国际留学生和国际游客还需要再过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之后才能进入新西兰,这不合逻辑。

我每天都收到很多海外回来的新西兰人发给我的电子邮件,他们向我倾诉在MIQ所度过的糟心的隔离经历;不少新西兰人被困在海外,没办法养活自己,同家庭离散,自己的企业受挫;他们不得不忍受着这些糟糕的处境,但政府却没有适当权衡这些成本。

卫生部建议政府说,海外人士在入境时进行自我隔离所造成的风险要比社区病例感染带来的风险低,这意味着集中隔离设施(MIQ)同公共健康已没有关联。

卫生部给政府的建议是,与社区感染病例相比,自我隔离的海外入境者带来的风险较低;这意味着没有理由再以公共健康做借口继续使用 MIQ。

去年11 月 4 日,卫生部向部长希普金斯 (Chris Hipkins) 提出“七天在MIQ隔离、三天自我隔离”的建议,建议说:

“与社区感染病例或密切接触者带来的公共健康风险相比,乘飞机进入新西兰并实施自我隔离的人对公共健康的风险相对较低,尤其是在奥克兰地区。”

这证实了行动党这个月来的说法,现在是时候放弃MIQ(集中隔离设施)了,因为以公共健康做借口的理由不存在了。  

David  Seymour 说:“政府应该承认错误,立即结束MIQ,并让那些在入境检测中呈阴性的乘客返回自己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