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6 May 2021

行动党副党魁BROOKE VAN VELDEN 关于新疆问题的声明


5月5日,行动党副党魁、外交事务发言人Brooke van Velden提出的动议在国会获得一致通过,该动议严重关切发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及宗教群体的人权遭受严重侵犯,动议呼吁政府与联合国和国际伙伴合作,利用所有相关的国际法 来制止这种侵犯人权的行为。


行动党外交事务发言人Brooke van Velden


以下是Brooke van Velden 就新疆问题在国会发言的主要内容。

首先,我要感谢国会所有政党的议员们,感谢你们同意进行这场辩论。

我们是被新西兰人选进国会进行自由的和无畏的辩论,不是只能辩论不冒犯中共的议题。

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在言论自由的最终庇护所 – 我们的议会进行这场辩论,这对于我们的民主、我们的良心以及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至关重要。

想要告诉大家的是,英国议会对种族灭绝问题进行了辩论。但在新西兰,这个动议因提到种族灭绝,不被拥有否决权的政党所接受。我不得不对动议的内容进行稀释和软化,以获得执政党的批准,使动议得以在国会进行辩论。

我要对我们新西兰的华人朋友们说,我想先澄清这场辩论不是什么;我担心有人会试图歪曲它,所以我做下澄清 – 这不是对中国的批评,不是对中国人民的批评,当然更不是对我们的华人邻居的批评。

我要向我们的华裔Kiwi朋友们说声“下午好!”“你好!”在这场有关新疆的对话中,我们需要您的参与,需要您看看那些中共影响范围之外的媒体,并研究一下相关的信息源,以了解正在出现的情况。

 

我们的民主


我们很幸运继承了最好的政府体系,这是我们的祖先经过浴血奋战争取来的。国会辩论大厅四周那些战役的名称,每天都在提醒着我们民主来之不易。

就在今年,我们看到与我们很相似的香港立法机构失去了其权利。

我们必须保护我们的立法机构不受外国政府干涉。

我想起中共领事馆曾成功阻止AUT(奥克兰理工大学)的学生举行六四纪念活动。我可以理解AUT副校长对此的默认,因为学校依赖国际学生的收入,而 CCP可以轻而易举将水龙头扭小或完全关闭。

AUT其实就是新西兰的缩影,因为我们也面临着AUT面临的挑战,不过是在一个更大的层面。

大学作为社会批评家和社会良知,有着重要的社会作用;而议会在民主政体中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如果我们的议会出于恐惧而无视现实、反对这一动议,那是令人无法容忍的。

 

我们的良心


我们的良心要求我们支持这一动议;我们知道种族灭绝正在发生,证据很多,而且来自多个有可信度的信息源。

新西兰和中国都在1949年签署了《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该公约为种族灭绝提供了国际公认的定义。

种族灭绝不必是一场战争,只要是旨在完全或部分摧毁一个民族、一个种族、或是宗教团体的任何以下行为,都属于种族灭绝:

1. 杀死该群体的成员;

2. 对该群体成员造成严重的身体或精神伤害;

3. 故意让这个群体成员的生活条件全部或部分受到破坏;

4. 采取措施防止这个群体的成员生育;

5. 强制将这个群体的儿童转移到另一个群体。

根据多个消息来源,上述行为的每一项都在新疆发生。

例如,维族妇女被强迫避孕、绝育。近些年,新疆生育率在大大下降。

加拿大、英国和荷兰的议会都通过了谴责中共种族灭绝的动议。美国联邦政府已经这样做了两次, 一次是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之下,另一次是在拜登总统的领导下。

有人会说,《公约》要求有管辖权的法院来决定什么是种族灭绝、什么不是。我原则上同意这个说法,但老实讲,新疆种族灭绝的肇事者是不会参加法院的听证会的。

如果我们相信种族灭绝,就应该这样说出来,这是我们的良心对我们的要求。

 

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


最后,我们必须考虑地缘政治和贸易影响。

有人会说,提出这项动议是不负责的行为;行动党则认为不提这个动议才是不负责的行为。

新西兰是一个在国际社会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国家。现在,全世界都在看着我们,看我们设定什么样的标准,看中共能否将我们视为西方联盟中最薄弱环节,看看足够的胡萝卜和大棒能否让我们放弃我们长期的盟友 – 澳大利亚。

说出自己的想法可能会遭到威胁,但如果不说,我们将面临更大的危险。

我们设定的标准可能同我们的命运息息相关。如果世界上民主国家被欺凌、互相对抗、被贸易或是什么更糟糕的东西制裁,这样的世界里,一个小国要比大多数国家遭受更大的损失。

我们对安全与繁荣的最大希望是集体防御,因此我们必须确保把世界标准设定得尽可能高。

最后,我呼吁政府利用现有的国际法,确保对正在进行的种族灭绝行为进行调查,并将肇事者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