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应放弃资本利得税,经过483天的不确定性后

Wed, 17 Apr, 2019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表示,政府已经对资本利得税产生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它应该完全放弃其计划。

新西兰人已经等了483天才能听到他们是否会受到资本利得税的打击。

如果要为未来做好计划,纳税人和小企业需要信心。但工党和新西兰优先党已动摇,甚至通过电子邮件询问他们的支持者,他们应该做些什么。

经济学家也担心政府税收计划带来的不确定性。这对新西兰的经济前景没有任何助益。

但与资本利得税对经济造成的损害相比,这种不确定性相形见绌。

资本利得税将进一步降低新西兰已经很低的储蓄率和生产资产投资率。

对一个人的边际所得税税率征收资本收益税,并提高适用10.5%税率的门槛,会对储蓄和投资产生壁垒,助长支出,使我们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穷。新西兰不需要更加激进又复杂的税收制度。根据财政部的说法,税阶尖端5%的成年人已经将所有收入的三分之一都缴了税,而末端20%的人却分文未付。

资本利得税也代表双重征税。由于潜在所有者知道他们将对未来收入纳税,因此资产的市场价值会降低。对资产价值的收益征税也意味着所有者需要双重征税。

资本利得税无法解决我们的住房危机 – 就连税务工作组和Michael Cullen都承认了。

对资本收益征税没有强有力的理由,而且,鉴于政府产生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完全放弃其计划才是明智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