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5 February 2022

2022国情咨文(中):经济不健康的根源


我们的经济存在严重问题,其中一个原因是工党领导下政府规模的膨胀所造成的巨大成本。


从 2017 年工党上台到 2021 年,全职公务员人数增加了13,845 人,工党执政时有 47,252 名全职公务员,现在总数达到61,097 人。这些公务员的平均工资从 NZ$75,400 上升到 NZ$87,600。在工党领导下,公务员工资总成本从NZ$ 35.6 亿增加到NZ$ 53.5 亿,增加了 50%;这还不包括医生和护士、教师、警察和助产士等公共服务领域的人士。

 

以教育部为例,新西兰约有 2,550 所学校,工党上台时,教育部有2,632 名全职公务员,平均收入为NZ$82,600,而那时本国高级教师的最高薪酬为 NZ$78,000。

 

如今,教育部全职公务员人数增加到 3,900 名,平均工资为NZ$93,900;教育部工资总支出四年内从 NZ$2.17 亿增加到 NZ$3.66 亿。

 

如果本国学生考试成绩下降的趋势得以逆转,教育部的工资大幅增加也许值得,但事实是学生的考试成绩在下降。

 

工党执政这几年,新西兰债务增加了72%,从NZ$590 亿增加到 NZ$1020 亿;而支出则增加了 41%,从 NZ$760 亿增加到 NZ$1080 亿。

 

与此同时,工党执政这四年间大肆征税。2017 年,新西兰的税收总额为 NZ$760 亿,即每人平均纳税NZ$17,003;  到了2021年,新西兰的税收总额是NZ$980 亿,每人平均纳税NZ$ 19,141。(这些数字都是根据通货膨胀调整后的数字)

 

根据工党的税收和支出方法,普通新西兰人比四年前多缴纳 NZ$2,138。

 

问题是,政府各部门吸纳了越来越多纳税人的金钱,工作收效甚微不说,他们反过来给纳税人带来更多麻烦和损害。

 

一些校长告诉我,教育部让他们的工作变得更加难做,校长们被要求追赶最新潮流、讲究现代学习环境而不是传统的教室教学方式。官僚机构总是忙不迭地给学校找各种事情做,让学校合规成本大为增加。

 

再看看政府其他部门忙些什么。

 

商务委员会忙于进行市场研究,结果一无所获;因为新西兰的汽油价格是由货币、油价和税收驱动的,并非由进口商的利润所驱动。

 

金融市场管理局和储备银行对商业银行进行了“行为和文化审查”,也是一无所获。

 

环境部在忙着查看各农场查是否有能够被划为SNA(Significant Natural Areas/重要自然区域)的土地,如果有,就禁止农场主使用这样的土地,这是通过SNA环保计划变相掠夺农民的土地资源。此外,环境部还制定了在本国大部分地区行不通的淡水规划。

 

新西兰人知道电价已经处于历史高位,而能源效率和保护局却忙着告诉人们要节约用电。

 

新西兰商业创新及就业部(Ministry of Business Innovation and Employment) 在制定新的法规,使人们难以获得信用。

 

海外投资办公室正忙于让海外投资进入新西兰变得更为困难。

 

警方则在忙于制定新的枪支法规,将持牌的枪支拥有者视为罪犯,同时让罪犯成为枪支拥有者。

 

与此同时,房东知道为他人提供住所变得越来越难;农民知道种粮变得越来越困难;银行家知道接受存款和提供信贷变得越来越难。小企业主知道雇佣员工和服务客户变得越来越难。

 

总之,人们面临越来越多的监管,合规成本在上升。

 

新西兰经济不健康的根源在于政府的无能,如果不对此做出改变,新西兰不会变得更富有。

 

人们习惯于政府各个部门的存在,这种习惯应该改变。想想这些年来,新西兰不少民族品牌和本地企业一个个消失,公司如果不能提供有竞争力的服务就会倒闭,但我们何时听说政府部门因供过于求而关闭?

 

新西兰有许多僵尸部门和无所事事的官僚,为何我们能够容忍政府越来越庞大而不是缩减规模?

 

为什么教育部可以规模越来越大、而成就越来越小?

 

行动党想要每个政府部门回答一个简单问题:如果自己这个部门不存在?外界会不会有人在意?

 

行动党还想知道,一些由政府部门提供的服务可否由私营部门来做?是不是真的到了政府不出面一些问题就无法解决的地步?政府规模如果不恢复到 2017 年工党上台时的水平,政府部门的工作是不是就无法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