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2 November 2021

拾起我们破碎的移⺠制度碎⽚


作者: 行动党国会议员 James McDowall

 

在新⻄兰移⺠局强硬的官僚作⻛和繁琐的⼿续背后,是18 个⽉几乎没有作什么事情的移民部长。部长似乎突然意识到,他手头可能有些问题需要处理。

 有⼀种很著名的⽇本艺术叫⾦继,就是⼯匠⽤⾦箔修复破碎的瓷器,让受损的瓷器重⽣。移民部长最近宣布的2021居民签证计划,大概是从这种修复⼯艺中汲取了灵感。然⽽,新西兰的移民系统已经崩塌,它所需要的不是一次性修复。

我们被告知,移民部正在对技术移⺠类别进⾏审查,以找到⼀个⻓期的解决⽅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不会是一个好的⽅案;正如⽗⺟团聚类别(Parent Category) 和商务签证 (Business Visas) 类别所面临的状况⼀样,而因公居留类别 (Residence from Work)  签证因为移民局的处置不当正逐渐丧失效力。

新⻄兰移⺠局处理签证的⼯作⼈员正焦虑地等待着12⽉1⽇到来的海量2021居民签证申请。移民部⻓承诺,他(这⼀次)将严格管理,他明确表示移民局将在12个⽉内处理完13万⼈的申请。

移⺠申请人和雇用他们的雇主都对此存疑,因为移民局一年里连13万人中的20%的排队申请都处理不完。

延迟已久的认可雇主⼯作签证 (Accredited Employer Work Visa)可能即将推出,这会让移民部门的整个工作系统变得更加复杂。该签证计划将对临时签证持有者及其雇主产⽣巨⼤影响,但对打击移⺠剥削⽆济于事。许多利益相关者想知道移民局从哪⾥获得足够资源才能让这⼀切正常操作。

推出2021居民签证是正确的做法,但应该⾛得更远、让更多人有申请资格。需要留意的是,持打工度假签证 (Working Holiday Visa)的医⽣和兽医不被包括在此次⼤赦范围内,但如果您是⼀ 个棉农,那就没有问题。我这可不是瞎说。

那些错过此次移民⼤赦的⼈怎么办?还有那些不公平的案例,我不知道移民部⻓是否对之有过考虑。

我在10⽉21⽇向移⺠部⻓提出了三个具体问题:

1) 如果学⽣签证持有者曾经持有过合格⼯签,是否可以被包括进此次大赦;

2)是否会允许移⺠在申请后与家⼈到海外团聚;

3)移民部长能否承诺在 2022年7⽉之前恢复离岸EOI的申请。

最终结果是,移民部⻓甚⾄拒绝承认有人处在这类境地。

我非常同情那些持工作签证多年、为新西兰做出贡献、疫情期间转为学⽣签证继续深造的人士;还有一些人在新西兰生活数年、因商业旅行或是探望家人被困在海外,因而无法满足此次大赦规定的标准。对于这些离岸人士来说,由于 COVID-19的影响,他们的生活⾃2020年3⽉以来就变得很艰难,而他们在新⻄兰有家、有财产、有家庭成员、有⼯作和朋友。

那些错过2021一次性居民签证申请机会的人,他们的未来变得更加不确定。我们这里说的是医疗保 健专业⼈员、幼⼉教师、MIQ 员⼯和许多其他领域的员⼯以及他们的伴侣。

政府对注册医疗专业⼈员的漠视令我吃惊,在EOI池中表达移民兴趣的家庭医生们仍必须等到2022年3 ⽉,才能同其他9万⼈一道提出申请。

根据对申请⼈数的预估,2021一次性签证申请将为移⺠部⻔带来约2亿纽币的收⼊。对于错过此次移⺠⼤赦的⼈,移民部⻓⾄少可以详细说明2022年的申请 计划,他应该直言不讳地说明规则将会做出怎样的改变,因为不确定性让⼈逐渐丧失希望。

⾏动党最近在⽹上发起了⼀项 ”让2021居民签证更公平”的请愿,请愿书呼吁移民部⻓扩⼤申请资格的范围。请愿发起后,成千上万的⼈⽀持我们、联系我们并向我们讲述他们的经历,这些故事无一例外都是人们因极小的个人情况⽽被排除出在此次移⺠⼤赦之外,⽽这些⼈正是我们所希望能⻓期留在新⻄兰的⼈。

在2021一次性居民签证细节公布前,我们曾抱有⼀线希望,即那些⾮因⾃身过错⽽被困海外、其他⽅⾯都符合签证要求的⼈应该有权申请,我们在请愿书中也提出这样的诉求。

遗憾的是,我们的这一请求并没有得到满足,结果是包括医⽣在内的许多⼈没资格申请。现在,他们把⽬光投向像加拿⼤这样的国家,因为这些国家正张开双臂欢迎他们和他们的家⼈。

政府在Covid-19的策略方面正缓慢而坚定地⾛上⼀条不归路;行动党则⿎励明智、安全地开放边界 — 请参阅⾏动党的COVID 3.0政策⽂件。

政府应承认其移⺠政策在整个疫情期间的不⼈道和⽆效性;政府应放弃模糊的“移⺠重置”计划、公平对待移⺠申请人并详细说明其移⺠政策路线图。

政府装点⻔⾯的做法和一次性的移⺠⼤赦让一些移⺠申请人⽆路可去;那些在这⾥建⽴⽣活的⼈、 把孩子生在这⾥的⼈、在⼀轮⼜⼀轮的封锁后仍在为维系我们国家经济运转做贡献的⼈理应得到更好的待遇。

无论如何,请那些正在为弥补整个经济领域技能短缺的移⺠申请人和雇主们对⾏动党保持信心,我们会继续⽀持他们,并将制定出更好的公共政策。

我给移⺠申请人的建议是永不放弃。事实上, 集体施压在最近⼏个⽉取得了⼀些积极结果。现在,我们⽐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凝聚⼒并继续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