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0 February 2022

2022国情咨文(上): 生活成本飙升 贫富差距加大


行动党在2020年大选中增加了9名国会议员,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们每个人都脚踏实地做了大量工作,在国会中为各个社会群体如小企业主、农场主、有持枪牌照的团体、警察、能源、采矿和建筑行业等代言。今年,我们将进一步有所作为。

最近的民调显示,大多数新西兰人认为国家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这一民意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出现。

政府与反对党之间的差距已从去年大选之夜的 25个百分点缩小到 6个百分点。如果再有 100,000 名选民改变对 Jacinda 的看法,就足以改变政府的构成。

 

政府的疫情应对

 

越来越多的新西兰人看到,Jacinda 总理对 COVID 的应对措施是基于一种宏大的幻想,新西兰疫情现状表明我们是受益于好运气而不是良好的疫情管控。


新西兰本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岛国,关闭边界很容易,困难之处在于如何安全地与世界重新连接。


新西兰的与世隔绝缘到了什么程度?到了怀孕的新西兰女子难以从阿富汗返国,不得不靠塔利班提供庇护。


大多数新西兰人需要工作谋生;但很多人不敢出门,不敢冒着让全家人隔离 24 天的风险;因为一旦被查出感染奥密克戎变种病毒,同病例有接触的家庭成员都必须隔离24天。
而这样做的唯一好处是病毒感染者很难被检测出来。


毫无意义的疫情应对政策仍在继续,自我检测被禁止,接触者追踪系统的效果令人怀疑,隔离设施不起作用,但我们仍然要为隔离设施的费用买单。


然而,政府真正该做的事情没有做,那就是增加重症监护病房(ICU) 。


疫情开始时,新西兰 ICU 床位就不足;出人预料的是,疫情大流行两年后,ICU床位数量没有增加反而减少。卫生部长宣布,要到2022年中期,才会增加更多ICU床位。

 

通胀严重 生活成本飙升

 

现在,每个新西兰家庭都能感受到物价的飞涨;这部分原因是疫情造成的全球性供应紧张和通胀压力,但工党政府的政策让新西兰的状况变得更糟。


政府增发货币、大举借债,其结果相当于对新西兰人购买的所有东西征收 6% 的税。如果政府将 GST 提高 6%来为疫情应对买单,势必会引起公众的愤怒,但通过增发货币来贬值债务是一回事。低利率意味着政府可以声称其利息偿还已经减少,即便政府的债务已额外增加了 600 亿纽元。


要正确评估政府的疫情应对水平,不能仅看政府的债务增加,还要考虑给家庭带来的巨大的财务成本增加。


我们看到政府税收在创纪录;每位纳税人缴纳的税款比工党上台前平均要增加$2,138。通货膨胀正在推高新西兰的税级,并增加了政府征收的消费税。


打个比方,如果通货膨胀是偷你腰包的小偷,那么政府就犯了收受赃物罪。


然而,并非所有的疫情应对成本都能用金钱来衡量。截至2021年 10 月,约有 81,000名新西兰人因疫情延误了治疗。行动党副党魁 Brooke van Velden 透露,成千上万的新西兰女性因为疫情错过了乳腺癌筛查,而乳腺癌是新西兰最大的年度杀手之一。


奥克兰的孩子已有半年没办法去学校上学;对那些会使用电脑、家里有父母陪伴的孩子,对于那些读私校的孩子,影响不太大。但对那些家里几乎没有互联网、父母需要轮班工作的孩子,对于那些就读于管理不善的学校的孩子,不能到校学习读书对他们的影响是巨大的,去年NCEA的考试结果已充分说明这一点。


政府这的疫情管控造成了社会的分裂、信任的消失、资本的流失,现在当务之急是恢复公民与国家之间的平衡;换句话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重获自由。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工党政府因其福利预算而闻名。阿登甚至与比尔盖茨一起坐在舞台上,她兴奋地解释说她不会只关注 GDP,她会平衡新西兰人福祉的各个方面。

 

贫富差距前所未有

 

有些人可能不相信工党的疫情应对工作一团糟。但如果您查看他们在其他政策方面的记录,疫情应对如果没搞砸那才是怪事。

首次房屋买家很清楚这一点;Jacinda 能上台,是因为选民在住房问题方面对她寄予了很大希望。然而在她的主政下,新西兰房价平均上涨了 58%,即 38.7 万纽元;无房者和房主之间的鸿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大。


因为工党的政策太糟糕,新西兰贫富差距的增长速度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首先是失败的 KiwiBuild 住房项目,然后是通过对房东征更多税,让市场向房屋首次买家倾斜。


明明是基础设施、劳动力和建筑材料不足阻碍了住房供应;工党却和国家党合作,推出疯狂的加盖房屋政策,任何人都可以在你的宅地界外建三层高住房;而政府的Kainga Ora住房建设计划的实施也在抬高建筑资源的价格。


最重要的是,工党改变了“信用合同和消费者金融法(Credit Contracts and Consumer Finance Act)”,以至人们必须在家庭娱乐开支、例如是否要订阅 Netflix电视节目和获得抵押贷款之间做出选择。


工党的每项政策都有同样的问题。Jacinda总理,对世界如何运作有着卡通般的看法。只要 Instagram图片好看,文字动听,就当新西兰是在进步中,哪怕现实在她周围崩溃,她仍旧笑容满面。


现在,新西兰进口的特斯拉汽车比宝马车还多,其中大多数购车者都获得了补贴;而补贴来自对轻型卡车(Ute)车主征收的税款。然而,对Ute征税,并不会减少碳排放,因为新西兰的总排放量由一个有上限的“碳排放交易计划”(ETS / Emissions Trading Scheme)所决定。对每位驾驶新购买的特斯拉的人士来说,他们不排放的每吨二氧化碳,都由其他人排放了。


Jacinda领导的工党政府是自前总理Robert Muldoon (1921 – 1992)以来,新西兰权力最大、最集中的政府,零碳法案下成立了新的官僚机构,气候变化部长为每个经济部门制定碳排放预算,从人们开车到如何烹制晚餐,一切都在最高官僚机构的掌控之下。然而,实际效果与给买特斯拉的人发补贴一样,它不会改变碳排放交易计划上限设定的净排放量。


政府禁止了 24万支半自动步枪在新西兰使用,并回购了 6万支,剩下的18万被禁枪支的下落如何呢?帮派分子知道得最清楚。看看现在猖獗的枪支暴力犯罪,无怪大多数新西兰警察都希望用枪将自己武装起来;这在新西兰历史上还是首次。


工党说他们会把孩子放在一切事情的中心,但他们改变了同青少年福利相关的法律 - Oranga Tamariki Act ;这种改变不是以孩子的权益和福祉为重,而是以肤色为重心。


新西兰人的生活已沦为过度成熟的学生政客手中的玩物,他们认为改造我们是他们的工作。这让那些负担家庭开销、想让自己和家人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的新西兰人感到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