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7 February 2022

2022国情咨文(下):种族关系,新西兰民族身份的重塑


几乎所有的工党政策都痴迷于同毛利人的伙伴关系,并将之置于决策的核心;从学校历史课程的设置设施到“三水”(饮用水、废水和雨水)资源管理的改革,无一不是如此。

有意思的是,《怀唐依协议》并非工党政治理念的核心,工党 123 页的党章中,仅有 3 次提及该协议,而且是顺带提及,并没有提出要与毛利人共同治理国家。工党章程的第一原则是:“一切政治权力都来自民众并以民主的方式获得,这包括普选、定期和自由的无记名投票选举。”

显然,共治理念与民主不相容;民主意味着一人一票,这是新西兰一项闻名全球的政治成就的基础,它实现了每位新西兰成年人都拥有投票权的理念。

然而,工党政府一系列的政策制定都严重违反了这一原则,例如,在医疗保健中推出两套体系;在“三水”基础设施改造项目中推出共同治理;共同治理的概念还被纳入《资源管理法》。

不仅如此,新西兰的历史课教材也被重新设定,这是为了告诉我们的下一代新西兰的一切都同殖民有关,这让大多数学生在打开课本之前就有内疚感。

现在的新西兰是一个由众多移民组成的国家,许多移民来到新西兰或是为了逃离严格的阶级界限、或是为了逃离种姓制度、或是为了逃避一党专制、或是为了逃离种族隔离。如果要概况新西兰的历史,那就是人们梦想有平等机会的历史。

新西兰已经通过修改法律走向了自由之光,那些依据人们的宗教信仰、性别或种族而对人区别对待的法律已经被抛弃。最近,新西兰议会甚至决定将性别从婚姻法中取消,世界上许多国家还从未实现过这一目标。然而,新西兰仿佛进入某种形式的历史穿梭,试图重新回到用法律将人区别对待的年代;有些人声称在毛利人和英国后裔之间实现物质平等的唯一方法就是在法律层面对他们区别对待。这些人的意图无疑很崇高,但公共政策是否有效应该以结果而不是以初衷来衡量。

我在2017 年出版的《拥有你的未来》(Own Your Future)一书中写过如下段落:

“在奥克兰市政厅,来自 58个国家的 456 人宣誓成为新西兰公民。……他们中的许多人泪流满面,因为他们得到了我们大多数人与生俱来的东西。

“那种认为某个族群应该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地位高于其他族群的想法,与这种令人感动的场景格格不入。”

工党忘记新西兰人口不仅仅有毛利人和白人,新西兰的亚裔人口已经同毛利人口相当,而把新西兰当成自己家园的太平洋岛民的人口数量也有毛利人数的一半。因此,我们需要重塑新西兰人的身份,使新西兰成为一个外向的多种族国家,把对自由和民主的追求置于首位。

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政治权益不平等的社会取得过成功。过去400年来,所有良善的政治运动都同平等有关;眼下新西兰族群分裂趋势必须停止。

在新西兰,没有谁是特别的,新西兰不应该有两类人;所有在这个国家出生的人、所有移民到新西兰的人,都应该享有平等的机会。

我们将需要从法律条文中删除对《怀唐依条约》的不断提及,代之以对自由和民主的承诺;在新西兰这样一个多民族国家里,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有一张选票。

这意味着要从医疗保健、资源管理、基础设施和教育的相关法律条文中移除共同治理的概念。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关心真正的机会平等,我们需要让住房更容易获得;我们需要通过更好的监狱改造项目减少罪犯;我们需要减少不同经济收入地段的学校之间在学习成绩上的巨大鸿沟。

我们的工作是致力于新西兰的团结而不是分裂。

同时,我们应当为新西兰的历史而自豪,新西兰有着基于正义、个人自由和平等机会的法律和传统,而这正是确保每位新西兰人获得相同机会的最佳方式。

 

健康、繁荣的社区

 

新西兰是一个小国家,人际关系和谐。但现在,新西兰社会正走向分裂。

一年前,一名海外归来的新西兰人对我说:““这本应是一个开明的时代,但现在人们讲话的时候不得不小心翼翼。”

人需要沟通才得以成为人,社会需要讨论分歧才能解决分歧。工党的仇恨言论法是为那些压制人类精神的文化保驾护航,是对我们社区健康的最大威胁。

现在,不仅仅是谈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可能会有麻烦,在我们最大的城市里,女性并没有安全感。如果你最近去过奥克兰的皇后街,你可能会同意我的看法。

没有安全感的不仅仅是女性。在奥克兰的 Epsom 选区,过去的三个月里,几乎每两周就有一家便利店遭歹徒抢劫。一家便利店的夫妇就住在店的楼上,但还是有歹徒敢闯入,女老板在同歹徒搏斗中胳膊受了伤,被迫打上石膏。

而警方却忙于执行疫情隔离管理任务,无暇顾及社区安全。

工党对犯罪的软弱态度导致帮派数量失控,越来越多的新西兰人成为犯罪的受害者。

工党在治理社会治安方面的最大作为就是取消了针对多次严重暴力犯罪实施的《三振法》。但工党自己的分析表明,到 2025 年,新西兰街头将多出 95 名暴力犯罪者和性犯罪者,而且都是惯犯。

对于帮派分子,行动党的政策是,如果他们在毒品交易中非法使用枪支,就没收其资产。我们将对整个惩教系统进行改革,使之能对囚犯真正起到惩教作用,让他们出狱时掌握一定的谋生技能。

工党政府的福利政策需要检讨,因其不鼓励就业、造成一代代人领取社会福利、福利金领取者很多。只有工党治理下,才会出现一方面劳工长期短缺,一方面关闭边境、领取福利者不断增加、水果因无人摘采而烂在地上的现象。

行动党将共同义务置于福利政策的核心,主张使用电子收入管理系统管理福利金的使用,并提供咨询服务帮助福利金领取者找到力所能及的工作。

行动党还将帮助您在孩子教育上摆脱官僚主义的束缚,我们将恢复特许学校的经营;我们会给每个学生设立专属教育账户,让家长们有权决定如何花费政府资助的教育经费,让学生选择自己喜欢的学校,以便让教育资金发挥更大的价值。

现在,新西兰的逃学率创下历史新高,即使孩子们上学,教育质量也在逐年下降。

但那些有真正需要的人又如何呢?患有严重疾病的新西兰人难以获得海外患者能够享有的相同药物,并且要等待很久才能上手术台。

如果不是因为行动党副党魁 Brooke van Velden,我们不会对药业进行审核,也不会发现其中的严重问题。

行动党相信,健康、繁荣的社区始于良好的价值观,我们今年致力于繁荣和健康的社区建设,而这一建设基础出自个人责任。

个人自由和个人责任是行动党的价值观。

 

结论

 

工党政府因为疫情把新西兰与世隔绝,从中获得巨大政治红利,这对新西兰人来说并非幸事。

在疫情应对这一深具挑战性的工作上,工党实施了不切实际和带有意识形态色彩的政策,结果事与愿违。

此外,工党还痴迷于将《怀唐依协议》置于一切政策的核心,尽管《协议》并非工党的核心理念。

政府规模上的膨胀消耗了资源,让普通新西兰人觉得经济活动对他们来说不起作用。

尽管疫情带来的挑战仍然非常艰巨,但机会与挑战共存。

行动党正致力于让新西兰有更为健康的经济活动;我们在为新西兰成为一个现代的多民族社会而努力;我们相信所有的新西兰孩子都享有相同的政治权利和相同的经济机会。

行动党致力于建设健康和繁荣的社区,我们的价值观是个人自由和个人责任,我们由此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