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3 May 2022

DAVID SEYMOUR:行动党的预算能为国家带来真正变革 (上)


我有一种理论,那就是新西兰政治每 40 到 50 年就会有一个停滞和动荡周期。1840 年签署的《怀唐依条约》是一份超前于时代的开明文件;到了 1890 年代,King Dick Seddon先生创建了新西兰的现代国家和政党政治制度; 1930 年代,第一届工党政府创建了福利国家和规范经济;  五十年后,Roger Douglas爵士向世界重新开放了新西兰。

在这些时间段之间,我们有黄金时代,随之而来的是绝望。战后时期,新西兰一度很是繁荣,但到了 上世纪80 年代,新西兰几乎破产。 90 年代和 2000 年代初对新西兰来说又是一个充满信心的时期,但现在越来越多的新西兰人失去这种信心,人才流失再度进入全国性的讨论话题。

你也许在想为何新西兰会有这样一个周期性循环,我猜测这是因为新西兰就像许多风景如画、气候宜人的岛国一样,人们很容易放松;过了一段时期,当我们意识到新西兰在第一世界的地位岌岌可危时,我们于是开始着手修复各种漏洞,以免新西兰落到同斐济、希腊、古巴或其他只是适合游览而非长期生活定居的的岛屿天堂一样。

现在,距新西兰上次对国家政策进行详尽认真的制定以来,时间已过去 40年;大多数新西兰人认为我们的国家正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这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

有些人认为我们可以通过改变国会大厦里的面孔来让国家回到正轨。也许这种想法是对的,但眼下新西兰的总体运行轨迹是正逐渐从第一世界地位下滑。我们需要改变前进的轨道、并更换把我们带向下行通道走的人。

 

新西兰直接外资投入少得惊人

 

与大多数国家相比,我们的资金更少,外国直接投资(海外投资到新西兰公司的资金)低得惊人。你可以把这归咎于新西兰偏远孤单的地理位置,但澳大利亚的人均外国直接投资比新西兰多了 80%。

你可以说这是因为澳大利亚的矿产业吸引了外国投资;但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策略,而不是等澳大利亚耗尽矿产资源后才能缩小我们之间的差距。

在小国家中,新西兰吸引的外资也是比较少的。2019 年,新西兰人均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为860纽元,而以色列吸引到了 1,917 纽元,是新西兰的两倍多。爱沙尼亚人均吸引到了 2,400纽元,是新西兰人的近三倍,

投资资本带来生产力。我们长期以来一直认为新西兰是个繁荣的第一世界国家。然而,2020 年,我们每小时工作创造的 GDP 为 61.88纽元,英国是 89.76纽元;前共产主义国家立陶宛每小时工作创造的 GDP 为 65.14 纽元,也比新西兰强。

人们一旦发现在其他地方做同样的事情可以赚更多的钱,一些人自然会选择出走。

行动党估计,新西兰出生的人中有 23% 居住在国外,这是基于上次人口普查所显示的数据 – 新西兰有 340 万本国出生的居民。

也就是说,新西兰出生的人口中,已有过百万人生活和工作在海外。

我们现在面临的选择与 1980 年代初新西兰人的所面临的选择是一样的。 我们一直将财富视为一个可以在每个预算中分配的固定蛋糕,而新西兰逐渐退出第一世界的地位,我们正眼睁睁地看着有技能的新西兰人才离开,新西兰的人才库在减少,履行对新西兰的义务的人在减少、为新西兰人提供机会的人在减少, 这意味着要对那些留下来的人征收更高的税,如此循环往复。

 

现代预算的问题

 

关于预算的讨论, 我们所听到的是人们“得到”多少,我们从未听说过我们想要什么样的价值观来支撑我们的国家,或者我们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根据工党的税收制度,年收入 30,000 纽元且没孩子的人需纳税 4,270 纽元, 平均税率为 14.23%。

相比之下,家庭年收入120,000 纽元且没有孩子的人纳税 30,519 纽元, 平均税率为 25.43%。这个组别人的收入 4 倍于年收入30000纽元的组别,缴纳却多出了 7 倍。

根据行动党的税收制度改革计划,这两组纳税人将分别支付 4,184.42 纽元(税率为 13.9%) 和 25,984.32 纽元( 税率为25%); 这意味着两者都可以得到减税;在收入增加 4 倍的情况下,第二组纳税人将支付 6 倍的税款; 这是一个更为公平的税收结果。

我们需要扪心自问,我们究竟想要新西兰成为一个怎样的国家、我们想成为怎样的新西兰人,我们是否想成为有技能和资本的人来到并留在新西兰,是否想让新西兰成为世界第一目的地。

 

预算现在需要做什么

 

我们需要的预算是能够在关键领域带来真正改变的预算:

  • 首先,它需要扼杀通货膨胀,赤字支出意味着政府正在推动通货膨胀。
  • 第二,要立即给那些辛勤工作的人安慰和希望;只要你做正确的事情,为自己和你的家庭努力工作,你就会获得回报,而不用依赖社会福利。
  • 第三,预算要有可持续的财政安排并进行长期投资,以确保国家的长久未来。我们需要知道,一个国家不能靠过度征税来确保不破产。
  • 最后,也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一点,预算需要展示我们将如何改变我们的文化,以使人们在新西兰的工作、储蓄和投资同在其他地方一样有效。为了克服新西兰国家小、低处偏远的不利因素,我们需要确保我们的支出是高质量的,我们的税收制度是有竞争力的,我们的监管环境是受欢迎的。

这是行动党的预算目标,这是能给新西兰带来真正变革的预算(Real Change Budget)。

(未完)